admin 发表于 2021-8-16 17:55:45

《黄帝内经》节选

《黄帝内经》原文一:素问·上古天真论上古之人,其知道者,法于阴阳,和于术数,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,故能形与神俱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上古时代的人,懂得养生之道,遵循阴阳运动的规律,配合调和养生的方法,饮食节制,作息规律,不过于操劳、房劳,所以形与神协调统一,活到天赋的自然年龄,度百岁才离开人世。原文二:素问·四气调神大论要点: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,此之谓也。夫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已成而后治之,譬犹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?所以圣人不等罹患疾病再去治疗,在患病之前就积极预防、治疗。好比不等乱事已经发生再治理。等到病发再治疗,等到战乱了再治理。犹如口渴再挖井,战乱爆发了才磨砺兵器。那不太晚了吗?夫四时阴阳者,万物之根本也。所以圣人春夏养阳,秋冬养阴,以从其跟,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。逆其根,则伐其本,坏其真矣。四时阴阳的变化,是万物生命的根本,所以圣人在春夏季节保养阳气以保持阳气充沛,在秋冬季节保养阴气以适应收藏的需要,顺从了生命发展的根本规律,就能与万物一样,在生、长、收、藏的生命过程中运动发展。违反了这个规律,就会戕伐生命力,破坏真元。原文三: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黄帝曰:阴阳者,天地之道也,万物之纲纪,变化之父母,生杀之本始,神明之府也。治病必求于本。故积阳为天,积阴为地。阴静阳躁,阳生阴长,阳杀阴藏。阳化气,阴成形。寒极生热,热极生寒;寒气生浊,热气生清;清气在下,则生飧泄,浊气在上,则生䐜胀。此阴阳反作,病之逆从也。黄帝说:阴阳是宇宙间的一般规律,是一切事物的纲纪,万物变化的起源,生长毁灭的根本,有很大道理在乎其中。凡医治疾病,必须求得病情变化的根本,而道理也不外乎阴阳二字。拿自然界变化来比喻,清阳之气聚于上,而成为天,浊阴之气积于下,而成为地。阴是比较静止的,阳是比较躁动的;阳能够生,阴也会顺势长。阳收到打击,阴也会沉敛。阳能化生力量,阴能构成形体。寒到极点会生热,热到极点会生寒;寒气能产生浊阴,热气能产生清阳;清阳之气居下而不升,就会发生泄泻之病。浊阴之气居上而不降,就会发生胀满之病。这就是阴阳的正常和反常变化,因此疾病也就有逆证和顺证的分别。原文三: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阴味出下窍,阳气出上窍。味厚者为阴,薄为阴之阳;气厚者为阳,薄为阳之阴。味厚则泄,薄则通;气薄则发泄,厚则发热。壮火之气衰,少火之气壮,壮火食气,气食少火,壮火散气,少火生气。味属阴,趋向下窍;气属阳,趋向上窍。五味之中,味厚的属于纯阴,味薄的属于阴中之阳。气厚的属于纯阳,气薄的属于阳中之阴。味厚可以泄下,味薄可以疏通。气薄的能够向外发泄邪气,气厚的能助阳发热。亢阳能使元气衰弱,微阳能使元气旺盛。因为亢阳会侵蚀元气,而元气有赖于微阳的煦养。亢阳耗散元气,微阳却使元气增强。原文三: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善诊者,察色按脉,先别阴阳,审清浊而知部分;视喘息,听音声,而知所苦;观权衡规矩,而知病所主;按尺寸,观浮沉滑涩而知病所生;以治无过,以诊则不失矣。善于诊治的医者,诊察神色,脉搏,先判别病性的阴阳。审察五色浮泽或重浊,从而知道发病经络、部位;观察喘息,听声音卑亢,从而知道疾病痛苦程度;诊察冬秋春夏四时相应的脉象,因而知道疾病生于哪一脏腑;诊察尺肤的滑涩和寸口脉象的浮沉,来推断疾病产生的原因;这样在诊断上不会有差错,治疗也不会有过失。原文三: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故日:病之始起也,可刺而已;其盛,可待衰而已。故因其轻而扬之,因其重而减之,因其衰而彰之。形不足者,温之以气;精不足,补之以味。其高者,因而越之;其下者,引而竭之:中满者,泻之于内。其有邪者,渍形以为汗;其在皮者,汗而发之:其剽悍者,按而收之:其实者,散而泻之。审其阴阳,以别柔刚。阳病治阴,阴病治阳。定其血气,各守其乡。血实则决之,气虚宜掣引之。所以说:病在初起的时候,可用刺法而愈;及其病势正盛,可待其稍微衰退,然后刺之。所以病轻的,使用发散轻扬之法治之;病重的,使用消减之法治之;其气血衰弱的,应用补益之法治之。形体虚弱的,当以温补其气;精气不足的,当补之以厚味。如病在上的,可用吐法;病在下的,可用疏导之法;病在中为胀满的,可用泻下之法;其邪在外表,可用汤药浸渍以使出汗;邪在皮肤,可用发汗,使其外泄;病势急暴的,可用按得其状,以制伏之;实证,则用散法或泻法。观察病的在阴在阳,以辨别其刚柔,阳病应当治阴,阴病应当治阳;确定病邪在气在血,更防其血病再伤及气,气病再伤及血,所以血适宜用泻血法,气虚宜用导引法。原文四:素问经脉别论1.岐伯对曰:凡人之惊恐恚劳动静,皆为变也。是以夜行则喘出于肾,淫气病肺。有所堕恐,喘出于肝,淫气害脾。有所惊恐,喘出于肺,淫气伤心。度水跌仆,喘出于肾与骨,当是之时,勇者气行则已,怯者则着而为病也。故曰:诊病之道,观人勇怯,骨肉皮肤,能知其情,以为诊法也。故饮食饱甚,汗出于胃。惊而夺精,汗出于心。持重远行,汗出于肾。疾走恐惧,汗出于肝。摇体劳苦,汗出于脾。故春秋冬夏,四时阴阳,生病起于过用,此为常也。岐伯回答说:人在惊恐、忿怒、劳累、活动或安静的情况下,血气都要受到影响而发生变化。所以夜间远行劳累,就会扰动肾气,使肾气不能闭藏而外泄,则气喘出于肾脏,其偏胜之气,就会侵犯肺脏。若因坠堕而受到恐吓,就会扰动肝气,而喘出于肝,其偏胜之气就会侵犯脾脏。或有所惊恐,惊则神越气乱,扰动肺气,喘出于肺,其偏胜之气就会侵犯心脏。渡水而跌仆,跌仆伤骨,肾主骨,水湿之气通于肾,致肾气和骨气受到扰动,气喘于肾和骨。在这种情况下,身体强盛的人,气血畅行,不会出现什麽病变;怯弱的人,气血留滞,就会发生病变。所以说:诊察疾病,观察病人的勇怯及骨骼、肌肉、皮肤的变化,便能了解病情,并以此作为诊病的方法。在饮食过饱的时候,则食气蒸发而汗出于胃。惊则神气浮越,则心气受伤而汗出于心。负重而远行的时候,则骨劳气越,肾气受伤而汗出于肾。疾走而恐惧的时候,由于疾走伤筋,恐惧伤魂,则肝气受伤而汗出于肝。劳力过度的时候,由于脾主肌肉四肢,则脾气受伤而汗出于脾。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阴阳的变化都有其常度,人在这些变化中所发生疾病,就是因为对身体的劳用过度所致,这是通常的道理。原文四:素问经脉别论食气入胃,散精于肝,淫气于筋。食气入胃,浊气归心,淫精于脉。脉气流经,经气归于肺,肺朝百脉,输精于皮毛。毛脉合精,行气于府。府精神明,留于四脏。气归于权衡,权衡以平,气口成寸,以决死生。五谷入胃,谷气精微输散到肝脏,进而滋养于筋。谷气精微输注于心,进而充养于血脉。血气流注在经脉,到达于肺,肺又将血气输送到全身百脉中去,最后输送到皮毛。皮毛和经脉的精气汇合,又还流归入于脉,脉中精微之气,通过不断变化,周流于四脏。精气化为气血入于脉,其输布保持平衡协调。气血阴阳平衡,通过气口的脉搏,可以判断疾病的死生。饮入于胃,游溢精气,上输于脾,脾气散精,上归于肺,通调水道,下输膀胱,水精四布,五经并行。合于四时五脏阴阳,揆度以为常也。水液入胃以后,游溢布散其精气,上行输送与脾,脾布散转输精微,上归于肺,肺主通调水道,下输于膀胱。实现水精四布,外而布散于皮毛,内而灌输于五脏之经脉,适应四时寒暑的变易和五脏阴阳的变化。作出适当的调节,维持身体正常生理。原文五:素问太阴阳明论要点:帝曰:脾病而四支不用何也?歧伯曰:四支皆禀气于胃,而不得至经,必因于脾,乃得禀也。今脾病不能为胃行其津液,四支不得禀水谷气,气日以衰,脉道不利,筋骨肌肉,皆无气以生,故不用焉。黄帝问:脾病会引起四肢功能丧失,这是什麽道理?岐伯说:四肢都要承受胃中水谷精气以濡养,但胃中精气不能直接到达四肢经脉,必须依赖脾气的传输,才能营养四肢。如今脾有病不能为胃输送水谷精气,四肢失去营养,则经气日渐衰减,经脉不能畅通,筋骨肌肉都得不到濡养,因此四肢便丧失正常的功能了。岐伯曰:脾者土也,治中央,常以四时长四藏,各十八日寄治,不得独主于时也。脾藏者常著胃土之精也,土者生万物而法天地,故上下至头足,不得主时也。岐伯说:脾在五行中属土,主管中央之位,分旺于四时以长养四脏,在四季之末各寄旺十八日,故脾不单独主旺于一个时季。由于脾脏经常为胃土传输水谷精气,譬如天地养育万物一样无时或缺的。所以它能从上到下,从头到足,输送水谷之精于全身各部分,而不专主旺于一时季。原文六:灵枢.本神故生之来谓之精;两精相搏谓之神;随神往来者谓之魂;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;所以任物者谓之心;心有所忆谓之意;意之所存谓之志;因志而存变谓之思;因思而远慕谓之虑;因虑而处物谓之智。因此,演化成人体的原始物质叫做精,阴阳两精结合而产生的生命运动叫做神,随着神的往来活动而出现的知觉机能叫做魂,跟精气一起出入而产生的运动机能叫做魄,可以支配外来事物的叫做心,心对外来事物有所记忆而留下的印象叫做意,意念积累而形成的认识叫做志,根据认识而研究事物的变化叫做思,由思考而产生远的推想叫做虑,依靠思虑能抓住事物发展规律处理得当叫做智。原文七:素问生气通天论阴者,藏精而起亟也;阳者,卫外而为固也。阴是藏精于内部断地扶持阳气的;阳是卫护于外使体表固密的。原文八:素问.举痛论余知百病生于气也。怒则气上,喜则气缓,悲则气消,恐则气下,寒则气收,炅则气泄,惊则气乱,劳则气耗,思则气结已知许多疾病的发生,都是由气机失调引起的,如暴怒则气上逆,喜则气舒缓,悲哀则所消沉,恐惧则气下却,遇寒则气收敛,受热则气外泄,受惊则气紊乱,过劳则气耗散,思虑则气郁结。原文九:素问.至真要大论1.病机十九条:诸风掉眩,皆属于肝。诸寒收引,皆属于肾。诸气膹郁,皆属于肺。诸湿肿满,皆属于脾。诸痛痒疮,皆属于心。凡是风病而发生的颤动眩晕,都属于肝;凡是寒病而发生的筋脉拘急,都属于肾;凡是气病而发生的烦满郁闷,都属于肺;凡是湿病而发生的浮肿胀满,都属于脾;凡是疼痛、搔痒、疮疡,都属于心;诸厥固泄,皆属于下。诸痿喘呕,皆属于上。凡是厥逆,二便不通或失禁,都属于下焦;凡是患喘逆呕吐,都属于上焦;诸热瞀瘈,皆属于火。诸禁鼓慄,如丧神守,皆属于火。诸逆冲上,皆属于火。诸躁狂越,皆属于火。诸病胕肿,痛酸惊骇,皆属于火。凡是热病而发生的视物昏花,肢体抽搐,都属于火;凡是口噤不开,寒战、口齿叩击,都属于火;凡是气逆上冲,都属于火;凡是躁动不安,发狂而举动失常的,都属于火;凡是浮肿、疼痛、酸楚,惊骇不安,都属于火;诸暴强直,皆属于风。诸病水液,澄澈清冷,皆属于寒。诸痉项强,皆属于湿。凡是突然发生强直的症状,都是属于风邪;凡是排出的水液感觉清亮、寒冷,都属于寒;凡是口面嘴角眼眉额挤弄不禁,颈项抽挛不止,都属于湿(风湿);诸转反戾,水液浑浊,皆属于热。诸呕吐酸,暴注下迫,皆属于热。诸胀腹大,皆属于热。诸病有声,鼓之如鼓,皆属于热。凡是转筋挛急,排出的水液浑浊,都属于热;凡是呕吐酸水,或者突然急泄而有窘迫的感觉,都属于热。凡是胀满腹大,都属于热;凡是病而有声如肠鸣,在触诊时,发现如鼓音的,都属于热;原文九:素问·至真要大论2.逆者正治,从者反治,从少从多,观其事也。热因热用,寒因寒用,塞因塞用,通因通用,必伏其所主,而先其所因。逆就是正治法,从就是反治法,所用从治药的应多应少,要观察病情来确定。以热治热,服药宜凉,以寒治寒,服药宜温,补药治中满,攻药治下泄。要制伏其主病,必先找出致病的原因。原文十:灵枢·百病始生1.风雨寒热,不得虚,邪不能独伤人。卒然逢疾风暴雨而不病者,盖无虚,故邪不能独伤人。此必因虚邪之风,与其身形,两虚相得,乃客其形。两实相逢,众人肉坚,其中于虚邪也,因于天时,与其身形,参以虚实,大病乃成。风雨寒热,如不得虚邪之气,是不能单独伤害人体的。人有时突然遇到狂风暴雨,而没有得病,这是因为没有虚邪,所以不能伤人。这说明必须是虚邪之风与人体的宿虚两相遇合,外邪才能侵入并留止体内而引发疾病。如果风雨寒热顺应季候节令,而人又身体强健,皮肉坚实,这是所谓“两实相逢”,是不会得病的。人为虚邪所伤,是由于四时不正之气与人体的虚弱所致,形体虚弱与邪气盛实相遇合,于是形成大病。原文十一:素问热论治之各通其藏脉,病日衰已矣。其未满三日者,可汗而已;其满三日者,可泄而已。治疗时,应根据病在何脏和经,分别予以施治,病将日渐衰退而愈。对这类病的治疗原则,一般病未满三日,而邪犹在表的,可发汗而愈;病已满三日,邪已入里的,可以泻下而愈。原文十二:素问·评热病论劳风法在肺下,其为病也,使人强上冥视,唾出若涕,恶风而振寒,此为劳风之病。以救俯仰。巨阳引精者三日,中年者五日,不精者七日。咳出清黄涕,其状如脓,大如弹丸,从口中若鼻中出,不出则伤肺,伤肺则死也。劳风的受邪部位常在肺下,其发病的症状,使人头项强直,头昏眩而视物不清,唾出粘痰似涕,恶风而寒栗,这就是劳风病的发病情况。首先应使其胸中通畅,俯仰自如。肾经宠盛的青年人,太阳之气能引肾经外布,则水能济火,经适当治疗,可三日而愈;中年人精气稍衰,须五日可愈;老年人精气已衰,水不济火,须七日始愈。这种病人,咳出青黄色粘痰,其状似脓,凝结成块,大小如弹丸,应使痰从口中或鼻中排出,如果不能咳出,就要伤其肺,肺伤则死。原文十三:素问·咳论肺之令人咳何也?五脏六腑皆令人咳,非独肺也。皮毛者,肺之合也,皮毛先受邪气,邪气以从其合也。其寒饮食入胃,从肺脉上至于肺,则肺寒,肺寒则外内合邪,因而客之,则为肺咳。五藏各以其时受病,非其时,各传以与之。人与天地相参,故五藏各以治时,感于寒则受病,微则为咳,甚者为泄为痛。乘秋则肺先受邪,乘春则肝先受之,乘夏则心先受之,乘至阴则脾先受之,乘冬则肾先受之。。肺脏有病,使人咳嗽,这是什麽道理?五脏六腑有病,都能使人咳嗽,不单是肺病如此。皮毛与肺是想配合的,皮毛先感受了外邪,邪气就会影响到肺脏。再由于吃了寒冷的饮食,寒气在胃循着肺脉上于肺,引起肺寒,这样就使内外寒邪相合,停留于肺脏,从而成为肺咳。这是肺咳的情况。至于五脏六腑之咳,是五脏各在其所主的时令受病,并非在肺的主时受病,而是各脏之病传给肺的。人和自然界是相应的,故五脏在其所主的时令受了寒邪,使能得病,若轻微的,则发生咳嗽,严重的,寒气入里就成为腹泻、腹痛。所以当秋天的时候,肺先受邪;当春天的时候,肝先受邪;当夏天的时候,心先受邪;当长夏太阴主时,脾先受邪;当冬天的时候,肾先受邪。原文十四:素问·痹论凡痹之客五藏者,肺痹者,烦满喘而呕;心痹者,脉不通,烦则心下鼓,暴上气而喘,嗌干善噫,厥气上则恐;肝痹者,夜卧则惊,多饮数小便,上为引如怀;肾痹者,善胀,尻以代踵,脊以代头;脾痹者,四支懈惰,发咳呕汁,上为大塞;肠痹者,数饮而出不得,中气喘争,时发飧泄;胞痹者,少腹膀胱,按之内痛,若沃以汤,涩于小便,上为清涕。凡痹病侵入到五脏,症状各有不同:肺痹的症状是烦闷胀满,喘逆呕吐,心痹的症状是血脉不通畅,烦躁则心悸,突然气逆上壅而喘息,咽干,易暖气,厥阴上逆则引起恐惧。肝痹的症状是夜眠多惊,饮水多而小便频数,疼痛循肝经由上而下牵引少腹如怀孕之状。肾痹的症状是腹部易作胀,骨萎而足不能行,行步时臀部着地,脊柱曲屈畸行,高耸过头。脾痹的症状是四肢倦怠无力,咳嗽,呕吐清水,上腹部痞塞不通。肠痹的症状是频频饮水而小便困难,腹中肠鸣,时而发生完谷不化的泄泻。膀胱痹的症状是少腹膀胱部位按之疼痛,如同灌了热水似的,小便涩滞不爽,上部鼻流青涕。原文十五:素问·痿论阳明者,五藏六府之海,主润宗筋,宗筋主束骨而利机关也。冲脉者,经脉之海也,主渗灌谿谷,与阳明合于宗筋,阴阳揔宗筋之会,会于气街,而阳明为之长,皆属于带脉,而络于督脉。故阳明虚则宗筋纵,带脉不引,故足痿不用也。
阳明是五脏六腑营养的源泉,能濡养宗筋,宗筋主管约束骨节,使关节运动灵活。冲脉为十二经气血汇聚之处,输送气血以渗透灌溉分肉肌腠,与足阳明经会合于宗筋,阴经阳经都总汇于宗筋,再会合于足阳明经的气衔穴,故阳明经是它们的统领,诸经又都连属于带脉,系络于督脉。所以阳明经气血不足则宗筋失养而弛缓,带脉也不能收引诸脉,就使两足痿弱不用了。原文十六:素问·异法方宜论医生治疗疾病,同病而采取各种不同的治疗方法,但结果都能痊意,这是什麽道理?岐伯回答说:这是因为地理形式不同,而治法各有所宜的缘故。原文十七:素问·汤液醪醴论帝曰:形弊血尽而功不立者何。歧伯曰:神不使也。帝曰:何谓神不使。歧伯曰:针石道也。精神不进,志意不治,故病不可愈。今精坏神去,营卫不可复收。何者,嗜欲无穷,而忧患不止,精气驰坏,营泣卫除,故神去之而病不愈也。黄帝道:一个病情发展到了形体弊坏、气血竭尽的地步,治疗就没有办法见效,这里有什麽道理?岐伯说:这是因为病人的神气,已经不能发挥他的应有作用的关系。黄帝道:什麽叫做神气不能发生他的应有作用?岐伯说:针石治病,这不过是一种方法而已。现在病人的神气已经散越,志意已经散乱,纵然有好的方法,神气不起应有作用,而病不能好。况且病人的严重情况,是已经达到精神败坏,神气离去,营卫不可以再恢复的地步了。为什麽病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的呢?由于不懂得养生之道,嗜好欲望没有穷尽,忧愁患难又没有止境,以致于一个人的经气败坏,营血枯涩,卫气作用消失,所以神气失去应有的作用,对治疗上的方法以失却反应,当然他的病就不会好。平治于权衡,去宛陈莝,微动四极,温衣,缪刺其处,以复其形。开鬼门,洁净府,精以时限,五阳已布,疏涤五脏。要平复水气,当根据病情,衡量轻重,驱除体内的积水,并叫病人四肢做些轻微运动,令阳气渐次宣行,穿衣服带温暖一些,助其肌表之阳,而阴凝易散。用缪刺方法,针刺肿处,去水以恢复原来的形态。用发汗和利小便的方法,开汗孔,泻膀胱,使阴精归于平复,五脏阳气输布,以疏通五脏的郁积。小大不利治其标:小大利治其本。凡是出现了大小便不利的,先通利大小便以治其标;大小便通利则治其本病。原文十九:灵枢·决气黄帝曰:余闻人有精、气、津、液、血、脉,余意以为一气耳,今乃辨为六名,余不知其所以然。岐伯曰:两神相搏,合而成形,常先身生,是谓精。何谓气。岐伯曰:上焦开发,宣五谷味,熏肤,充身,泽毛,若雾露之溉,是谓气。何谓津。歧伯曰:腠理发泄,汗出溱溱,是谓津。何谓液。歧伯曰:谷入气满,淖泽注于骨,骨属屈伸,泽补益脑髓,皮肤润泽,是谓液。何谓血。歧伯曰:中焦受气,取汁变化而赤,是谓血。何谓脉。歧伯曰:壅遏营气,今无所避,是谓脉。黄帝说:我听说人有精、气、津、液、血、脉,我本来认为都是一气,现在却分为六种名称,不知道其中的道理。岐伯说:男女阴阳相交,合为新的形体,在新的形体产生之前的物质叫做精。那么,什么叫做气呢?岐伯说:从上焦传播,发散五谷精华,滋养皮肤,充实身体,滋润毛发,就象晨雾雨露滋润万物一样,这就叫做气。什么叫做津呢?岐伯说:从皮肤、肌肉、脏腑纹理发泄出来的汗液,就叫做津。什么叫做液呢?岐伯说:谷物入胃,精气充满全身,湿润的汁液注入骨内外,使骨关节屈伸自如,渗出的液体可滋补脑髓,使皮肤润泽,这就叫做液。什么叫做血呢?岐伯说:中焦接受五谷的精气和汁液的精华,经过变化而化生成红色的液体,这就叫做血。什么叫做脉呢?岐伯说:夹护控制着气血,使之无所回避地到达各部位,叫做脉。黄帝说:六气在人体内有余也有不足,那么精气是多是少,胸髓里的津液是虚是实,血脉是清是浊,凭什么了解呢?岐伯说:精虚脱的人,会耳聋;气虚脱的人,眼睛看不清;津虚脱的人,皮肤、肌肉和脏腑的纹理会张开,大汗淋漓;液虚脱的人,骨关节屈伸不灵,肤色发暗,脑髓中汁液消减,小腿酸痛,耳鸣;血虚脱的人,面色苍白,发暗而没有光泽;脉虚脱的人,其脉象空虚。以上就是六气不足的征候。黄帝说:六气之中,怎样分别主要和次要呢?岐伯说:六气各有所主的脏器,六气的主次好坏,可以根据所主的脏器的作用来分,但五谷和胃是六气生成的源泉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《黄帝内经》节选